瑞银汪涛:全球经济反弹在即,明年底约一半人会获得免疫能力


瑞银亚洲经济研究主管及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周三表示,随着新冠疫苗的快速发展,预计到明年年底全球约半数人会获得免疫能力,全球经济也将迎来反弹。但同时,产业链重构的压力正在进一步上升。

“明年年中的时候,主要发达国家的新增病例会大幅下降,美国经济明年预测增长4%,欧元区增长6%,全球经济增长6%左右。”她在“财经年会2021:预测与战略”上说,中国的经济复苏会更为强劲,预计明年中国GDP增速将达到8.2%。

“出口加上国内消费需求的回暖,应该是拉动明年增长最主要的因素。同时,我们判断政策会逐步淡出。”汪涛说,在这个过程中,资本市场尤其是信用市场可能会受到一定压力。一方面是企业营业收入大幅反弹,另一方面流动性会趋紧,怎么能够避免出现一些信用违约事件,也考验央行和监管者的智慧。

虽然短期来看,全球经济反弹在即,但汪涛指出,从长期来看,产业链重构的压力进一步上升。她说,早在疫情之前,全球化速度就已经在下降,最近几年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之后,产业链安全,各国的政治压力,再加上地缘政治风险,已经对企业造成了很大的压力,而新冠疫情之后,这个压力绝对是上升了。

根据瑞银的一项调查,2018年,参与调查的企业中约有三分之一表示考虑将在华产业链转移至国外。中美贸易冲突升级后,这一意愿升至60%。而最近的调查显示,这一比例进一步升至70%,其中有超过40%的企业表示,新冠疫情的发生增加了他们转移的意愿。

但与此同时,中国广大的市场也吸引了不少企业,以中国市场为主体的企业更愿意把产业链转移到中国来。“我们最新的调查里,发现有30%已经在国外生产的中国企业,考虑是不是把一些生产链转移到国内来。”汪涛说。

根据瑞银的预测,未来10年,中国实际GDP年增长率可以达到4.5%。到2030年,中国GDP可以达到25万亿到28万亿美元的水平。到2035年,中国可以成为中等发达国家。消费占整个GDP的比重会逐渐上升,到2030年有望达到17万亿美元以上。

“这10年中的(消费)净增量绝对是世界第一,这肯定会对全球的很多企业有非常大的吸引力,所以双向的产业链重构是很重要的。”汪涛说。

她进一步表示,之前的产业链转移更多是从经济要素考虑,比如生产成本,而现在的一个变化是政治因素在增加。“很多企业并不想搬,但是迫于本国的政治压力,而且可能因为科技封锁或者关税种种原因,可能会面临一些政治压力,所以会搬迁,用搬迁降低风险,未来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。”

汪涛说,在这样的压力下,发挥中国市场潜在的吸引力无外乎几点,一是继续推动扩大内需,让市场更加广大;二是继续推进市场化改革,降低制度成本、交易成本和交通成本;三是继续扩大对外开放,降低市场准入门槛,使更多的外资企业感受到中国经济的吸引力。

“所以,我们的双循环策略对于减弱脱钩的压力,产业链重构的压力是至关重要的。”她说。

面对科技竞争和科技封锁这一长期趋势,汪涛说,如何改革科技创新体制,如何进一步保护知识产权,如何增加研发投入包括基础研究的投入,使得中国能够在未来的数年逐步追赶、逐步弥补短板和空缺,这可能是实现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、继续产业升级的一个非常关键的地方。